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时间:2019-08-19 10:59:45作者:胖桃子

容少,请克制!的主人公是顾晚晴容十,由胖桃子大神写的总裁豪门小说,这里有你想看顾晚晴容十怎样相遇的精彩内容。章节节选阅读:一夜缠绵,他问,“修复的不错,哪家医院做的?”她笑的妩媚,目光所及,是被染红的床单。“娘胎自带,正品原装!”顾晚晴在不对的时间,不对的地点,偏偏遇上了那个让她深陷进去的男人…只是,谁说有情,就一定会圆满?

《容少,请克制!》顾晚晴容十的小说是容少,请克制!-胖桃子 免费试读

容少,请克制!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青梅竹马

  顾酒正要说话,人群中突然有一个长发女生朝两人跑过来,见到顾酒,立刻红了眼眶:“顾酒,你为什么都不等我?”

  “范琳琳,我跟你不熟吧?”顾酒见到这个女生,表情立马就变了,瞬间由逗比少年变成高岭之花。

  范琳琳不甘心地咬牙说:“可是,我听别人说,你根本没有女朋友,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有没有女朋友都跟你没关系,何况……”顾酒说着,突然牵住顾晚晴的手,“这个就是我女朋友。”

  范琳琳傻了,顾晚晴也傻了。

  “你知道你们的差距在哪吧?”顾酒自说自话,“你太幼稚,比她差远了。”

  “……”

  范琳琳震惊地看着顾晚晴,黑色长T恤,底下一双笔直雪白的长腿,随意挽起的长发,素颜,看不出年纪,眉眼身材都是极佳。

  她一个高中生,跟顾晚晴确实没法比。

  顾晚晴看着女孩子脸上忧伤的表情,有点不忍心,正想训斥顾酒两句。

  范琳琳却大声嚷道:“她是比我漂亮,但也就漂亮这么几年,到时候你就的喊她阿姨了!”

  顾晚晴额角冒出青筋,死丫头喊谁阿姨!

  “小姑娘说话不要这么难听,难道你父母没教过你要尊老爱幼吗?你这样别说交男朋友,恐怕连朋友都交不到吧?”

  范琳琳抿抿唇,一双大眼睛泫然欲泣。

  此时,一辆骚包的红色跑车突然停在三人前面,车窗摇下来,一个男人笑着冲他们打招呼:“哈喽,晚晴,好久不见!”

  没等顾晚晴惊讶,范琳琳就喊道:“哥?!”

  哥?

  顾晚晴不禁咋舌:“秦嘉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晚上刚到,本来想跟你说的,打你电话你没接!”秦嘉义说,“这么久不见,不来个拥抱吗?”

  顾晚晴骂了句滚,然后去摸手机,发现没带。

  范琳琳被无视,有点愤怒:“哥,你认识她?”

  “当然,我们可是好兄弟!”秦嘉义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作势要去揽顾晚晴的肩膀。

  “你大爷的,谁跟你是兄弟!”顾晚晴佯怒道。

  范琳琳被他们的关系搞得有点头晕,转头去看顾酒:“顾酒,你不是说她是你女朋友吗?”

  顾酒闻言瞪了一眼秦嘉义,说:“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跟你有关系吗?”

  “你又骗我?”范琳琳红了眼眶。

  “你好烦啊!”顾酒说。

  秦嘉义不满道:“臭小子,怎么跟我妹妹说话的?再说晚晴什么时候变成你女朋友了?”

  顾酒翻了个白眼,没搭理他,转头冲顾晚晴说:“姐,我先走了。”

  “诶!”顾晚晴拦住他,见他回过头,转念一想,摸了摸他的头,说:“路上小心。”

  “嗯,知道了。”顾酒拨弄着自己的发型,俨然已经习惯被她调戏,迈开长腿往外走,范琳琳赶忙追上去。

  秦嘉义在后面喊:“喂,丫头你不回家啊,我可是专门来接你的!”

  “不要你管!”范琳琳头也不回。

  “啧,别嫌弃了吧?”顾晚晴幸灾乐祸。

  秦嘉义嘿嘿笑着,也不生气:“吃饭没,一起聊会天呗,我们兄弟俩也这么久没见了。”

  顾晚晴摸了摸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肚子,说:“你再说那个词我真跟你急,我一个黄花大闺女……”

  话刚出口,又默默地收了回去。

  哦,昨天晚上她刚刚脱离黄花大闺女这个身份。

  好在秦嘉义并没有察觉,强行把她拽上车:“夜宵走起!”

  秦嘉义出国以后,两人满打满算也有快7、8年没见了,关系居然也没生疏。

  不过好歹共过患难,两人坐在小吃摊前啃肉串,吃得不亦乐乎。

  “你这几年过得怎么样?”秦嘉义咬着肉,口齿不清地问她。

  “我们天天微信好不好,你问这话你太虚伪。”顾晚晴嘲笑他。

  秦嘉义说:“我这不是关心你嘛。何况每次问起你,你都说还好还好,从来不肯跟我说实话。”

  “你怎么知道我说的不是实话?”顾晚晴笑着说,“那我再郑重其事地回答你一次,我过得真的挺好,多谢秦公子关心。”

  秦嘉义一反平日的贫嘴,反倒唉声叹气道:“你干嘛啊,跟我都不肯交心……那件事,你还没放弃?”

  顾晚晴眼神闪了闪,含糊道:“什么放弃不放弃的,那可是我毕生的事业啊。”

  “晚晴!”秦嘉义放下手里的串串,表情严肃,正襟危坐,“我在国外可没少听见你的消息,你别跟我打马虎眼。”

  “我去,秦公子你吓到我了。”顾晚晴瞥他,“突然这么正经我太不习惯了。您老人家搁国外都这么消息灵通,怕是多的是人跟你打小报告吧,魅力不减当年啊!”

  秦嘉义嘁了一声:“哪能跟你比,B市名流千千万,都成了你顾大小姐的裙下之臣吧?”

  顾晚晴早就习惯他的说话不过脑的方式,也没跟他生气,只是漫不经心地抿了一口啤酒:“我有我的打算。”

  “晚晴,你为什么非得用这种方式?”她越是不在乎,秦嘉义就越是心急,“你要想……我也可以帮你的!”

  “行了,嘉义!”顾晚晴打断他准备掏心掏肺的话,说:“这是我的事情,我不想把你扯进来,你当做不知道就算是帮我了。”

  秦嘉义莫名有种被嫌弃的感觉:“难道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

  “正是因为我们是朋友,我才不想让你趟这趟浑水。何况你的身份太敏感,你忘了你当年为什么会被你爸送出国?”

  秦嘉义不服气:“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毫无反抗之力的秦嘉义了!”

  “你怎么还跟个小孩一样。”顾晚晴叹了口气。

  “不……”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事情。这么久不见,干嘛非得硬往不开心的事情上掰扯?”

  顾晚晴用烤串堵住他的嘴:“赶紧吃你的,我困了。”

  告别秦嘉义之后,顾晚晴回到公寓,一想到明天还要上班,她就生无可恋。

  世界上传得最快的永远是流言,公司上到老总,下到扫地的大妈,都知道了顾晚晴所谓的风流韵事。

  一时间,顾晚晴走到哪里,都能遇到那种一群人围着兴高采烈地讨论,一旦见到她露面立刻闭嘴的场景。

  见多了也就麻木了,顾晚晴依旧有条不紊地自己的事情。

  很快又到周五,这一周过得还算是风平浪静,没有人来找麻烦,就连容十,也没了联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在生理期不能做不可描述的事情所以容十都懒得联系她。

  想到这个,顾晚晴还觉得有点讽刺。

  手机里那个陌生短信也没有任何动静,好像那天的威胁只是一个幻觉,删了短信,也就再没人知道。

  晚上收拾好东西下班,顾晚晴正准备给这周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手机就催命似的猛震起来。

  来电显示:黎烨。

  黎烨很少打电话给她,顾晚晴的心跳突然加快,接起电话:“黎烨?”

  “姐,你快来酒吧,出事了!”

第17章 顾晚晴,你真是个婊子!

  黎烨慌乱中带着哭音,听得顾晚晴直皱眉。

  “什么事?”

  “一群人跑来把酒吧砸了,老板还受伤了!”

  “你别急,我马上就来!”顾晚晴忙嘱咐他:“你先稳着点场面,让三叔千万别冲动。还有先别通知顾酒!”

  顾晚晴赶到酒吧,门口围了一圈看热闹的群众,她费了半天力气才挤进去。

  “黎烨,情况怎么样?!”她拉住扒住门框的少年。

  黎烨一见她,跟见了救命稻草一样,死死掐住她的手,痛哭流涕:“老板不让我进去,我也不知道里面怎么样了!”

  “你别哭啊,没事的。”顾晚晴探头往里面看去,又说:“先不要报警,我进去看看。”

  她的冷静多少感染了黎烨,少年点点头:“那你小心点,姐。”

  顾晚晴应下,而后冷着一张脸进了酒吧。

  里面如她所料,一片狼藉,桌椅板凳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灯泡也碎了几个,满地都是玻璃渣子。

  几个彪形大汉站在大厅中央,顾三被他们围着,坐在沙发上抽烟,胡子拉渣显得极其沧桑。

  不过看起来并不像受了伤。

  顾晚晴松了口气,沉着气走过去:“三叔。”

  被她唤作三叔的男人,叫顾三,是个年逾40的中年男人,早年是道上混的,成家以后开了这家酒吧,同时也是顾晚晴的养父。

  他有一子一女,顾烟是女儿,23岁,无业游民,还有个儿子叫顾酒,18岁,在读高三。

  顾三年轻时在道上混,从最底层一直往上爬,经历过多少次九死一生,骨子里天生就带着那种不要命的劲,虽然结婚后收敛不少,但一到关键时候,最容易上头。

  顾酒就是继承了他那点狠劲,风风火火,做事从来不顾后果,搞得顾晚晴总是很担心他哪天突然横尸街头。

  这也是刚刚,顾晚晴不让通知顾酒的原因。

  顾三抬起头,见到她有些意外:“你怎么过来了?”

  问完又自答:“是黎烨那小子吧,早跟他说别通知你,又不听话,迟早有一天开了他。”

  “别,开了他还有谁帮你做事?”顾晚晴笑了笑,冷静地从几个大汉身旁绕过。

  顾三叹了口气,表情疲惫。

  他对面坐着个戴墨镜穿西装的男人,脖子上一条金项链,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做暴发户。

  顾晚晴估摸着他应该是老大,找了个完好的杯子,倒了杯酒递过去:“不知道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喊我狼哥就行。”狼哥接过她的酒,色眯眯地将她重头大量到脚,“你就是顾三的大女儿?”

  顾晚晴无视他的打量,从善如流地在他对面坐下来,“我是,不知道狼哥今天过来有什么事情,不会就是为了砸场子吧?”

  狼哥舔了舔嘴唇,说:“那不至于,没点重要的事情我也犯不着吃饱了撑的。”

  “三叔离开道上已经很久了,现在就是个一清二白的良民,开着酒吧混混日子,不知道哪里得罪了狼哥,我代他道个歉。”

  “别……”狼哥突然笑了一声,“担待不住,顾大小姐的名声我是听过的,我今天来也不是为了找顾三麻烦。”

  “那是?”

  “我不管顾三以前在道上还有多少烂账没算干净,那也轮不着我管。一码归一码,顾烟欠了钱,她既然还不了,就由他爹来还,这没毛病吧?”

  顾晚晴闻言心下一紧,却没有表现在脸上,“欠债还钱自然是天经地义,只是不知道顾烟欠了多少钱,总得有个说法吧?”

  狼哥看她一眼,喊来手下,掏出一张欠条,丢在桌上:“道上有道上的规矩,我们也是按规矩办事,这是欠条,白纸黑字,你把顾烟那小蹄子喊出来,看看她给不给我们说法!”

  顾晚晴无奈,回头问三叔:“三叔,顾烟呢?”

  顾三欲言又止:“她有事出去了。”

  “有事?”狼哥讥讽地笑道,“她能有什么事,你要是想包庇她直说,替她把钱还了,我二话不说走人!”

  顾晚晴脸色微变:“三叔,顾烟是不是又去赌了?”

  顾三没说话,表情更颓然。

  顾晚晴顿时恨铁不成钢地提了口气:“三叔,你不能再这样惯着她,你那点钱全被她拿去赌了,现在居然还欠赌债,你以后难道还能一直这样帮她?!”

  “少废话,一句话,还不还钱?”狼哥不耐烦了。

  “还!”顾晚晴噌地站起来,“谁欠的钱就由谁来还!”

  说完她盯着三叔:“顾烟在楼上对不对?我去喊她下来!”

  “晚晴!”顾三着急喊了她一声,想要去拉住她,却被狼哥的手下按在沙发上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顾晚晴上了楼。

  狼哥火上浇油:“你这个大女儿还挺不错,大义灭亲啊,哈哈哈哈!”

  顾三脸色发青,却说不出话。

  顾烟一直躲在楼上不敢下来,他们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见顾晚晴要上楼来逮她,连忙转身往房间里跑。

  顾晚晴眼疾手快,在她关门之前,一脚用力把门踹开:“顾烟,滚出来!你敢不敢有点责任心?!”

  “你干什么,疯了是不是!”顾烟差点被她踹倒在地,气急败坏地冲她吼。

  “到底是谁疯了?”顾晚晴仗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你就任凭外人侮辱自己的亲爸,然后自个躲在一边事不关己?”

  “我也是没办法,我下去会被他们抓起来!”顾烟慌乱道,“我根本还不起钱,我能怎么办?!”

  顾晚晴眯起眼,冷淡道:“别忘了,这是你自己惹出来的事情,既然还不起当初为什么要去赌?”

  “我控制不住,难道我要像你一样去卖身还债吗?!”顾烟又气又慌,口不择言,“你凭什么管我,你自己不也一屁股烂账!”

  “你说什么?”顾晚晴如同听见天方夜谭,“我卖身还债?你听谁说的?”

  “外面那些人都这么说!你要不是欠了钱还不起,干嘛天天往男人床上爬,要么就是你天生犯贱,没有男人就睡不着觉!”

  顾晚晴脑子里嗡的一声,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你有种再说一次?”

  “我说你犯贱!”顾烟咬咬牙,“克死了父母还整天赖在我家混吃混喝,我爸居然还真把你当他女儿,真是瞎了眼!”

  “闭嘴!”顾晚晴想也没想,一巴掌扇了过去。

  她这辈子最恨被别人以这种侮辱的语气殃及父母,无论旁人再怎么议论她,顾晚晴都能忍受,唯独父母,是她的禁区。

  何况顾烟还是她的妹妹,从小一起长大,吃过苦,享过福,却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今天这样。

  顾烟没料到她会动手,当即眼眶一红,眼底涌起恨意:“顾晚晴,你真是个婊子!”

第18章 卖身也得有人要

  “对,我是个婊子。”顾晚晴冷静下来,闭了闭眼,眼底一片暗沉,“那也总好过你,连为人子女最基本的孝道都不懂。”

  “你懂个屁,他是我爸,他愿意为我负责!”顾烟叫嚷道。

  顾晚晴懒得听她废话,直接拽着她的胳膊下了楼。

  顾烟几乎是被她强行拖下来,脸上的烟熏妆花得不忍直视,衣裳不整,一抽一噎活像是刚被人强奸过。

  “哟,不是有事出去了吗?”狼哥幸灾乐祸地她,同时站起身朝顾烟走过去。

  顾烟一见到他,吓得腿都软了,趴在地上放声大哭。

  顾三眼睛通红:“你们别动她!钱我来还!”

  “你来还?”狼哥停下脚步,余光里满是不屑,“你拿什么来还?”

  “……”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酒吧也不是你的,你现在除了你自己,就一穷二白了吧?”狼哥说,“还不如把你这不孝女卖了赚点钱。”

  顾烟一听,全身发抖,扒着狼哥的裤腿央求:“别,狼哥,我求你了,我爸有钱,你别抓我!”

  顾晚晴简直看不下去,恨不得一脚踹醒顾烟,“你能不能有点出息,三叔为你付出那么多,你就这么回报他?”

  “关你屁事,你只是一个外人,我跟我爸说话,轮得到你插嘴吗?!”

  “够了!”顾三将手里的烟掐灭,“别说了。”

  看着他仿佛苍老了十岁的模样,顾晚晴于心不忍。

  顾烟这德性,估计也没钱还,她又不可能真的让狼哥把她带走。

  “狼哥,顾烟欠你多少钱?”

  狼哥看她一眼:“200万。”

  “这么多?”顾晚晴吓一跳,“她干什么了?”

  “哟,她干的事可多了,吃喝玩乐,赌钱,包养小白脸。”狼哥哈哈大笑,“数都数不过来。”

  顾晚晴:“……”

  顾三的脸色越来越差,突然用手捂住心脏,表情十分痛苦。

  “三叔?!”顾晚晴连忙冲过去扶住他,“你怎么样?”

  顾三呜咽着说不出话,额角渗出几滴冷汗。

  “狼哥,先让我送三叔去医院,他情况不太好!”顾晚晴央求狼哥。

  狼哥却摇头:“不行,这事没说清楚之前,谁都不能走。”

  “他要真出事了你们担待的起吗?”顾晚晴愤怒道。

  “哈,我狼哥身上多少条命,多他一条少他一条也不打紧,重点是这钱的事情掰扯不清,我这条命才真的是保不住!”

  “……”

  眼看着顾三的表情越来越痛苦,神志也渐渐不清楚,顾晚晴一急,直接道:“这钱我来还,你先让我送他去医院!”

  “你来还?”狼哥不禁怀疑,“你拿什么还?”

  “这就不用你管了。”顾晚晴一咬牙,“总之我会还。”

  “那总得有个期限吧?”狼哥不慌不忙,拿来纸笔,“我们这里也讲究流程,先写个承诺书。”

  顾晚晴火急火燎也顾不上那么多,飞快地签下自己的名字。

  狼哥这才满意:“行,你顾大小姐的承诺我放心,就一个星期,如果一个星期后你不还钱,就由你代替顾烟跟我们走。”

  说完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地离开。

  顾晚晴扶着顾三,瞪了一眼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顾烟,喊来黎烨:“快打电话叫救护车!”

  黎烨慌慌张张跑进来:“好,好的!”

  顾三进了急救室,顾晚晴一脸疲惫,而顾烟仍旧蹲在一边啜泣,看得她一肚子火。

  “你他妈哭够没有?”她按捺不住朝她吼,“你爸被你气得进了急救室,你还在这哭哭哭,哭你妈啊哭!”

  顾烟被她吼得一抖,抬起头恨恨地看她一眼,敢怒不敢言。

  顾晚晴顿时一个头两个大,想起自己突然之间就变成一个欠了百万债款的负二代,顿时压力山大。

  “喂?”顾烟突然吸了吸鼻子,“小九,我在医院。”

  “你干嘛?”顾晚晴猛地转头,抢过她的手机,“喂,是小九吗?”

  “姐?”顾酒惊讶道,“怎么是你?你和二姐都在医院?出什么事了?酒吧怎么变成那样了?”

  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顾晚晴脑袋疼,又不得不安抚他:“没事,别担心,你在家等着,我们大概……一会儿就能回来。”

  “不对,姐,肯定是出事了,我爸呢?”顾酒很敏感。

  “他也在医院。”顾晚晴叹了口气,“算了,你过来吧。”

  她把地址告诉顾酒,挂了电话。

  顾酒现在高三正是最关键的时候,他本来不想让他掺合这些事,不过现在看来想瞒都瞒不住。

  这时急救室的灯也灭了,顾晚晴一步冲上前:“医生,怎么样?”

  医生摘下口罩,摇摇头:“谁是家属?”

  “我是!”顾晚晴脸色一白。

  “年纪大了,毛病自然就多,心脏不太好要多保养,以后烟酒都要禁了,别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以后出个事都没地哭。”

  “……”

  顾晚晴心下稍定,冲医生感激地笑笑:“以后会注意,麻烦您了。”

  知道顾三没有大碍,顾晚晴总算放松下来,紧接着又苦恼起来。

  一个星期,200万,她就算是卖身,也得有人愿意要。

第19章签协议吧

  这年头愿意借钱的朋友本来就没几个,何况还是这么大的数额,顾晚晴想破脑袋,都不知道该怎么解决。

  难道真要由着他们把自己抓去为所欲为?

  要不干脆把顾烟卖了算了。

  顾晚晴自暴自弃地想。

  顾晚晴累到身心俱疲,耐着性子安抚好顾酒,又请了护工来照顾顾三,这才赶在天色破晓之前回了家。

  结果第二天睡到天昏地暗,醒来后天都模模糊糊泛着暗沉,顾晚晴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下午五点半。

  手机上三条信息,一条来自秦嘉义,约她出去玩,一条来自顾酒,问她情况,另一条来自顾烟,催她快点筹钱。

  最后一条短信看得顾晚晴差点一怒砸了手机。

  冷静下来后她琢磨着给顾酒避重就轻说了情况,嘱咐他好好上课。

  然后捧着手机犹豫要不要开口跟秦嘉义借钱。

  正想着,秦嘉义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顾晚晴开口就声音嘶哑。

  “我去你这嗓子怎么回事?”秦嘉义愣了一下,“晚上干嘛去了,一天都没回我电话。”

  顾晚晴想了想,单刀直入:“你现在手里有多少钱?”

  秦嘉义沉默片刻,反问她:“你缺钱?”

  “有一点。”顾晚晴说,“你就说你有多少吧?”

  “没多少。”秦嘉义叹了口气,“你也知道我刚回国,对国内的情况不了解,我爸那边又一直在限制我……”

  顾晚晴跟着叹了口气,他俩认识这么多年,她对秦嘉义很了解,知道他不会玩虚的,说没钱就是真没钱。

  只是除了他,谁还会无缘无故借她这么多钱?

  顾晚晴朋友很多,只是大多都是些狐朋狗友,偶尔背地里还会下绊子那种。

  跟秦嘉义随意聊了两句,顾晚晴放下手机继续为钱发愁。

  容十的微信不请自来:晚上我去你家?

  顾晚晴看到的瞬间,只觉得脑子里的灯泡蹭的亮了起来。

  她回:容总能不能不要这么粗暴,不是我去你家,就是你来我家,我们就不能约个别的地方见面?

  容十乐了:那你想去哪?

  顾晚晴:你决定。

  把决定权交给容十之后,她又开始琢磨怎么开口借钱。

  顾晚晴也是走投无路,问容十借钱绝对是个下下策,指不定今天借了这钱,明天就得拿命还。

  来日当牛做马,她注定要看债主脸色。

  但总好过看三叔被顾烟活生生气死。

  晚上两人约在一家私房菜馆见面,顾晚晴一听那家菜馆的名字,就决定饿着肚子去吃个饱。

  B市有名的私房菜不少,去的人大多非富即贵,有钱有时间都能预约到,但口味不一而足。

  容十带她去的这一家,是一个退休的老厅长出资开的,当初就不是为了卖菜,所以有钱也不一定能吃到,但顾晚晴有幸吃过一次,口味意外地适合她。

  有求于人,顾晚晴刻意好好打扮一番,外加下楼的时候上了容十的车,没少收获回头率。

  “我还以为容总喜新厌旧把我忘了呢?”顾晚晴一改平时的高冷风,大眼睛眯着,像只小狐狸。

  哪知道容十这厮居然不吃她这一套,推开她的肩膀,冷漠道:“好好说话。”

  顾晚晴撇撇嘴:“看来容总是个抖M。”

  “此话怎讲?”容十瞥她一眼。

  “我冷着脸对你的时候,你可从来都是主动贴上来的。”顾晚晴笑笑。

  容十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顾晚晴被他拆穿,也不觉得心虚,当即要挑明。

  容十却像是未卜先知,淡淡道:“有话吃完饭再说。”

  顾晚晴犹疑了一下,点点头,没再继续矫情。

  吃完饭,容十又带她去看了一场舞台剧,吃饱了想睡觉的顾晚晴全程昏昏欲睡。

  好不容易熬到结束,顾晚晴就听见旁边一个女人惊喜地喊道:“容总,好巧呀!”

  一瞬间睡意全消。

  她赶紧别开脸,避免女人看到自己。

  好在剧场里灯光很暗,女人也不好贸然直接凑过来,只是羡慕道:“旁边这位是张小姐?你们感情真好!”

  “……”

  容十冷漠地点头示意。

  顾晚晴没有回应,女人有些疑惑有些不满她的态度,却不好说什么,嘟嘟喃喃地走了。

  等她离开,顾晚晴才心有余悸地回过头,瞪了容十一眼:“你好端端带我来看什么舞台剧,还嫌不够招摇?”

  容十故作无辜:“我说要去你家,你不愿意,我以为你想来点有情调的。”

  “你的情调就是吃吃饭,看看舞台剧?”顾晚晴顿感头疼,“你别是个直男癌吧?”

  “……”

  “算了我们还是谈正事吧。”顾晚晴正色道,“我是真有事想请你帮忙。”

  容十点头示意她说。

  顾晚晴将前因后果简单概述了一遍,而后补充:“不准说我圣母同情心泛滥,我这是寻常人都有的共情心。”

  然而她多虑了,容十并没有就这个问题讨论她是不是同情心泛滥,而是丢出一个很直观的问题:“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怎么还?”

  顾晚晴有一瞬间的语塞,她长这么大,虽然算不上锦衣玉食,却也没有真正为钱发过愁。

  后来机缘巧合结识了很多上流社会的大佬,对钱的概念越来越淡薄。

  200万对她而言,只是一个数字,她知道自己没有这么多钱,却也没想过究竟要过多久,才能筹齐这笔钱。

  顾晚晴老脸一红,半响才支吾道:“我会还你的。”

  容十好整以暇,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像看着一个不懂事的孩子:“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算是问题,但我是个商人,只承认有价值的交易。”

  他直言不讳这是一笔交易,顾晚晴对此早有预料,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失落。

  她在这圈子里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对爱情早就没了憧憬,但对自己,却还是留着一份能够独善其身的期待。

  “我明白,不过容总既然跟我说这个话,就是认为这笔交易值得。”顾晚晴在这一点上还是有足够的自信,“我也不会让你失望。”

  容十意味深长地扬起嘴角:“那我们来签个协议吧。”

  顾晚晴有些郁闷,这是让她卖身么?

  岂不是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第19章结束

胖桃子的《容少,请克制!》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容少,请克制!》就可以了哦~

容少,请克制!

容少,请克制!

作者:胖桃子状态:已完结

容少,请克制!的主人公是顾晚晴容十,由胖桃子大神写的总裁豪门小说,这里有你想看顾晚晴容十怎样相遇的精彩内容。章节节选阅读:一夜缠绵,他问,“修复的不错,哪家医院做的?”她笑的妩媚,目光所及,是被染红的床单。“娘胎自带,正品原装!”顾晚晴在不对的时间,不对的地点,偏偏遇上了那个让她深陷进去的男人…只是,谁说有情,就一定会圆满?

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