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小说分类导航-钟妙仪苏泽衣小说戏说宫凰在线阅读

钟妙仪苏泽衣小说戏说宫凰在线阅读

来源:zzy 作者:钟妙仪 时间:2020-08-01 09:05:25 主角:钟妙仪苏泽衣

钟妙仪苏泽衣小说戏说宫凰在线阅读

戏说宫凰钟妙仪苏泽衣

《戏说宫凰》第20章 :绝望

苏泽衣留下最后一句话便走了。

“不急,你可以慢慢想,但是你和唐尧的赐婚圣旨,的确是不必等了。”

钟妙仪顺着柱子跌滑下去,她有点茫然的跪坐着,一时之间竟然分不清楚自己是做了一个美梦被击碎,还是做了一个噩梦没被喊醒。

小瑶看见苏泽衣走了,进来的时候正好撞见钟妙仪一脸茫然的掐自己的大腿。

她疼得眼圈都红了。

“公主!”小瑶快步上去扶她,反正只要苏大人在的地方,她家公主就都不会好过了!

她只是个宫女,管不了那么多主子们的事,小瑶不知道钟妙仪和苏泽衣之间又发生了什么,短短的时间里,自家公主眼睛里的神采都没有了。

钟妙仪脚步虚浮,基本上整个人的重量都落在了小瑶的身上:“什么时候回鸾?”

小瑶不知道钟妙仪怎么突然问这个,她看了一眼外边,轻声道:“还没有人通知下来,要不我待会儿去问问皇上的GG?或者。。。问问唐公子。。。他应该是晓得的。”

唐尧。

钟妙仪的心抽着一阵疼,她立即摇摇头:“不要了!”

她反应太激烈,把小瑶都给吓了一跳。

“不要了,别去问他。。。”钟妙仪心慌意乱的往床那边走,“他很忙,不要为着这点小事麻烦他了。”

小瑶点头应下来,觉得自家公主的反应实在是太奇怪了,虽然嘴上说着不会去问唐尧,但是小瑶在心里面早就已经把唐尧当成了自家公主的保护神,已经打定了主意待会儿要把自家公主的异常跟唐尧讲一讲。

钟妙仪神思恍惚,满脑子都是苏泽衣方才说的话,她觉得自己脑袋疼,胸口疼,没有一处是不疼的。

苏泽衣要她想清楚,可是她哪里有什么选择的权利。

她从来不质疑苏泽衣的话,他没有必要威胁她,要对付唐家。。。对于苏泽衣来说太简单了。

这一家人对她那么的好,她又怎么能因为自己,给他们带去灭顶之灾?!

苏泽衣不是来跟她商量的,他只是心情不错,过来通知她一下罢了。

一句‘你是我养大的’,一句‘你欠我的远远没有还清’,就已经足够致她于死地。

苏泽衣说她有用,是说她的这个身份还算有用么?

钟妙仪不知道他要她这个身份来干什么,有一个云梦琪还不够么?苏家已经足够显赫了,可是苏泽衣却远远不满足。

“你出去吧,我累了,我想睡一会儿。”钟妙仪见小瑶正格外担心的看着她,又不敢出声搅扰,只能强忍着泪水对她微微一笑,“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没事才怪,小瑶叹气答允下来,一步三回头的走出去帮钟妙仪把门关好。

她盯着关闭的门想了很久,自家公主一定是因为苏大人说了什么,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可是究竟是说什么了?她真是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

钟妙仪现在睡了,是去找唐尧的最佳时机,可是到了这会儿,小瑶又突然犹豫了。

若是唐尧来了,钟妙仪肯定知道是她去找来的,到时候公主会不会生气,说她不听话,就不要她了呢?

违背主子的意愿做事,小瑶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可是。。。

纠结再三,她才终于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朝着外边走去。

钟妙仪靠在床粱边发呆,她其实一点都不困倦,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心疼的要死,却一颗眼泪也流不出来。

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唐尧了,曾经想好的场面和温存,好像在一瞬间变成了嘴里挥之不去的苦药一般。

唐尧知道皇上不会赐婚了的时候,他会怎么样?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钟妙仪越想越心慌,她觉得自己现在不能够再见他,以后也不能够再见他,就让他以为自己是个爱财求荣的女子也好。

是她负了他。

把所有的罪孽和恶毒的名声都加诸在她的身上就好了。

只要时间足够,唐尧一定会忘了她的,到了那个时候,他还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儿,身世清白,门当户对。

只有这样。。。她才能够偿还一点点他们家人给她的包容。

可光是想想,钟妙仪就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爆炸了。

如果她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也便罢了,她原本就是苏泽衣的一颗棋子,苏泽衣一定要折磨她,她也认了。

可是老天爷偏偏就是爱跟她开玩笑,给了她人生的曙光,又要将她重新推回到深渊之中,命运给予她的刁难,仿佛远远没有结束,相反,这才是真正的开始一般。

钟妙仪缓缓转动眼珠,这件小厢房真的很小,她不必站起来,放眼望去就能看完。

和云梦琪一起嫁么?她的第一反应竟然是觉得以后的日子想必也不会孤独了,苏泽衣既然说自己有用,肯定也不会让云梦琪弄死自己,真是讥讽。

她还以为一年前的被送进宫的时候,她就已经尝够了绝望的滋味。

现在看来,她依旧还是太年轻了,以为能够逃离自己所厌恶的一切,到头来,却还是要在自己最不愿意待着的地方翻滚。

她胡思乱想了很多东西,包括苏泽衣会怎么软硬皆施的从皇上那里把她要来,她都想到了。

苏泽衣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是得不到的,只要他想要,他就一定要得到。

正想着,外边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很沉重,像是个男子。

不过钟妙仪这会儿并没有心思关心这个,大概是路过的行人吧,她沉重的叹一口气,把手边的软被拉过来,准备躺一会儿。

还没躺下,就听见敲门声:“公主,你睡了吗?”

是小瑶的声音,钟妙仪脱了鞋子躺上去,轻声应一句:“我已经歇下了。”

外面没了动静,钟妙仪以为小瑶已经走了,结果门一下子被踹了开来,钟妙仪傻在那里,上衣才刚刚解了一个扣,就看见唐尧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

他一看见钟妙仪好好地坐着就松了一口气:“泽衣哥他欺负你了?!”

小说分类导航_各种类型小说分类阅读_小说类型大全

小说分类网站为您带来各种类型小说解读资讯简介等

Copyright ©2018-2020 小说分类导航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