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小说分类导航-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结局

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结局

来源:WXB 作者:小阿飘 时间:2020-08-01 09:18:21 主角:顾伊诺墨玉麟

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结局

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顾伊诺墨玉麟

《重生之别在本宫坟前哭》第6章 抢夺嫁妆

“坐上县主之位,那是要顾丞相真的冤枉才行。”刘原深吸口气,压下心里的怒气,端起茶杯抿了口茶水道:“伊诺你自幼聪慧,可别学你娘亲那般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爹爹教训的是。”

顾伊诺垂下眼帘,强忍着心里翻腾的恨:“ 女儿自当好好看着夫君,别丢了自家性命,还连累了娘家人才是。”

语气带着些许 冰冷。

“你……你这话什么意思?”刘原当然听得出顾伊诺是什么意思,刚压下去的火,瞬间烧了起来,手里的茶盏摔在地上,四分五裂。

“你这是怪我们了?”

“说不说的,父亲现在计较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看着地上的碎片,顾伊诺淡定的敲了敲桌子:“女儿记得家中瓷器,皆是娘亲嫁妆。这一套杯盏价值几何,父亲可要记得补进娘亲嫁妆里,他日女儿嫁人,可是要悉数带走的。”

刘家全是顾氏的嫁妆支撑着,女子的嫁妆向来不归于夫家,顾伊诺若真要带走,那岂不是要连整个刘府都搬了去。

“顾伊诺!”

刘原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到底是你父亲,你若是乖乖听话,父亲会设法保你一命,日后你便随便找个山野之地生活。若是不肯,就休怪为父心狠手辣。”

“哦?不知刘尚书要怎么个心狠手辣法?”

墨玉麟的声音突然从门外响起,一直穿着黑底绣金丝软靴的脚踏进屋内。

刘原看着神色冷冽的墨玉麟抬脚进来,微变脸色,连忙迎了上去跪下行礼:“臣见过六皇子!”

这个时候出现,也不知六皇子究竟他听到了多少!

他刘原心中有些不安,面上却不显山水说道:“皇子说笑了,到底是臣的女儿,臣不过是吓吓她罢了。臣这个女儿年纪尚幼,我也是怕她不懂事,被人诓骗,败坏了家财!”

一听刘原这疼惜的语气,顾伊诺无声冷笑,觊觎她娘的嫁妆,还装出关心的样子,真是恶心!

“那是我娘的嫁妆,我是娘亲唯一的女儿,就算被我败坏了,想来娘亲也不会怪我的。也是属于我的嫁妆,被我败坏,那也是我的事!”顾伊诺看着墨玉麟一进来,落座在她身边,不知何故,心微安。

刘原沉下眼帘,强忍着怒火:“伊诺,父亲也是为了你,你怎就如此不懂事!”

痛心神情,仿若看不孝女!

“本殿下却觉得,伊诺性格直爽,甚好。”墨玉麟轻嗤。

他是瞧不上刘原的,靠着女方爬上高位的男人,本就惹人厌烦。更何况还是个恩将仇报的,品行实在低贱。

“若非外公出事,娘亲承受不了这个打击,早早撒手人寰,早就将这一切交给我了,何必要父操心这么久。”

顾伊诺眼底浮现一丝笑意,神情透着坚毅:“只是现在我已经及笄,更是未来的六皇妃,该是时候学着打理自己的嫁妆了。”

刘原心中怒火中烧,这些年来,他早就将顾氏嫁妆看成自己的,岂容顾伊诺带走。

但是墨玉麟明显向着顾伊诺,他再觊觎,也得给皇室颜面!

刘青莺早在墨玉麟走来的一瞬间,就觉得心都被擒获了,然而眼下的事情牵涉到她以后的吃穿用度,也顾不上花痴了。

“姐姐,父亲也是为了你好。这些年来,你可是没管过家!怕有些东西弄错了,岂不是让以前的账目重新盘点一次,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数目呢。”

她故作亲昵的唤着顾伊诺,眼角含笑,柔声说道。

真不愧是同心的父女,审时度势,虚伪造作都学的淋漓尽致。

“我说的是自己的嫁妆,怎说到管这个家了,难道这两年家中所用的都是我娘的嫁妆?”顾伊诺冷笑出声。

刘青莺目光一缩,自知口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自然不是。”刘原警告地瞥了刘青莺,随即缓和了神色,柔声道:“你妹妹也不过是担心你,担心你不知道该如何打理嫁妆。”

“不会更要学着打理了。”

顾伊诺话音刚落便感受两道冰冷如刀刃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不疾不徐的继续说道:“女儿即将嫁给六皇子,许多事都要学着做的,我娘给了我一份嫁妆单子,等一下我们好好的对对……”

“嫁妆之事不急。”

刘原手悄然握紧,颤抖着,阴沉的眸底怒火翻腾,指甲狠狠的嵌进肉里才冷静下来:“婚事现在还未定,你一个女儿家整日挂在嘴上,传出去让人笑话!”

“难不成这婚还有假不成?”墨玉麟轻飘飘的语气,瞬间让刘原心中的怒火不上不下,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顾伊诺眸底盈满了寒意:“我和六皇子的缘分是妹妹一手促成的!说来,妹妹你可真有做红娘的性质啊!”

讥讽的话语毫不留情的撕开刘青莺的面目。

刘青莺脸色白了又黑,最后红了眼眶:“六皇子,我……”

“六皇妃的嫁妆不能少!”墨玉麟直接无视眼眸水润的刘青莺,似笑非笑的看着刘原。

“不仅是嫁妆,就连我身边伺候的人,以及我居住的院子都得好好的更换一下,毕竟我可会成为县主!”

顾伊诺清冷的眸底透出丝丝冷意,该自己享受的特权就得好好的提出来。

刘原幽深的眸底浮现深不见底的寒芒,须臾,化为平静,面容涌上关心:“本来为父是打算你出嫁的时候,交给你的,既然你现在想要,那就好好的看着!”

“父亲!”刘青莺脸色黑的如墨汁,手帕紧紧的拽住,看着刘原那看过来的警告眼神,咬紧了牙关。

顾伊诺,你这个混账玩意,怎么就这么命大!

“这是女儿以后立足的嫁妆,女儿自然不会如同娘亲一样,被人给哄骗了。”顾伊诺嘴角上扬,脸上浮现的笑容落在刘青莺眼中,就是明晃晃的刺激。

刘青莺漂亮的眼瞳里面全部都是浓浓烈火。

顾伊诺,你必须死!

刘原神色一顿,眼底闪过浓浓怒意,他就不信,仅凭顾伊诺一个女子,就能够替顾相翻案。

顾伊诺被皇帝赐死,嫁妆还是会回到自己手中!

“自己心中有数就好!”

小说分类导航_各种类型小说分类阅读_小说类型大全

小说分类网站为您带来各种类型小说解读资讯简介等

Copyright ©2018-2020 小说分类导航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