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小说分类导航-小说爱意绵绵画不尽全文免费阅读(时婳霍权辞)

小说爱意绵绵画不尽全文免费阅读(时婳霍权辞)

来源:zzy 作者:二桥 时间:2020-08-01 09:26:06 主角:时婳霍权辞

小说爱意绵绵画不尽全文免费阅读(时婳霍权辞)

爱意绵绵画不尽时婳霍权辞

《爱意绵绵画不尽》第16章 跳窗

时婳被他的声音吓了一跳,大概因为刚刚做了亏心事,这会儿觉得自己挺对不起老公的。

她踌躇着,走到门口,颤颤的看了他一眼。

“我......对不起,我只是脑子不清醒,刚刚说的都是胡话,你别往心里去。”

纵使她平日里再巧舌如簧,此时也有些结巴,脑子里似乎也跟着打结了。

霍权辞揉揉自己的眉心,有些意外自己竟然到现在都没有把她丢出去。

时婳浑身都是湿的,脚边很快就蔓延了一圈的水渍。

湿透的衣服紧紧的贴着她的身体,这种衣服稍微一遇水,就跟没穿一样。

霍权辞移开视线,没有再多看一眼。

“姜汤和感冒药,自己吃。”

时婳身子一僵,果然在旁边看到了一碗姜汤和感冒药。

她下意识的摇头,抬脚往门边走,“我要回去了,现在肯定已经很晚了。”

唐夫人就等着抓她的把柄,要是太晚回去,只怕她明天就会被赶出霍家。

虽然不想承认,但如今的她需要依附霍家,哪怕在霍家不受待见。

“你确定你要这样回去?”

霍权辞的声音像是冰天雪地里伫立的雾凇,纯粹的冰冷。

时婳瞬间低头查看自己的穿着,在看到露出来的一抹淡粉时,她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转身又进了浴室,将门一下子关上!

她靠在门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感觉自己这辈子的脸都在今晚丢光了。

她看了一眼镜子,发现这衣服透明的几近羞耻。

刚刚她就这样,和那个男人讲了不少的话......

时婳抱着自己的双腿,蹲了下去,总不能在浴室待一晚上吧。

她拿出手机,想让朋友送衣服过来,可又不知道这是哪里。

门外,霍权辞淡淡的垂着眼睛,看到没有动过的姜汤和感冒药,眼里深了深。

他弯身从一旁的抽屉里翻出钥匙,直接打开了浴室的门。

时婳本来靠着墙,被他这么一推,差点儿往前面跌去。

她眼疾手快的从架子上抽过浴巾,披在自己的身上。

霍权辞的瞳孔狠狠一缩,那是他的浴巾,他不习惯别人动他的东西。

他有洁癖。

他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情绪已经在爆发的边缘。

“先生,对不起对不起。”

除了对不起,时婳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垂着头,头发上还在不停的往下滴水,看起来很狼狈。

莫名的,霍权辞的火气就这么消了。

“出来把姜汤和感冒药吃了,今晚在这里休息。”

时婳没有再拒绝,她这个样子回去,只怕唐夫人会发更大的火。

她喝下姜汤,把几颗感冒药吃下,这才打量起房间里的格局。

暗灰格调,巨大的落地窗向阳,外面是万家灯火,大概因为这里离闹市区很远,虽能看到万家灯火,但所有的喧嚣似乎都在几百米外停下,目光所及,一片寂静。

她的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一句话,高处不胜寒。

“叩叩。”

敲门声响了起来,霍权辞去开门。

南时站在门外,将一套女装恭敬的递了进来,“总裁,这是时小姐的衣服。”

霍权辞点头,将袋子接过,放到了时婳的面前。

“穿上。”

时婳一愣,眼里突然变得柔软,这个男人想的真周到。

她垂头接过,低低的说了一声“谢谢”,在看到袋子里连文胸都有时,脸瞬间又红了。

霍权辞没有说话,指了指浴室。

时婳很识趣的进去,将自己已经湿透的衣服换下。

这套衣服很合身,布料也非常好,软软凉凉的,大概不便宜。

而且文胸的品牌她听说过,是一个国际上的大牌子,身上这件大概三千多。

她在大学虽然赚了不少钱,但是全都砸进医院里了,还好时强给了她一张四万的卡,不知道买这套衣服够不够。

穿好后,她深吸一口气,整理了一下情绪,避免自己继续失态。

打开门,霍权辞还在外面,他的手里端着一杯咖啡,低头翻阅着手里的文件。

“先生。”

时婳叫了一声,恢复了落落大方的模样。

霍权辞抬眼,目光在她身上停留了一瞬,又继续望着手里的文件。

时婳有些尴尬,幸好她在一旁看到了自己的包,看来是他拿进来的。

他虽然为人冷漠,但心肠似乎不坏。

她松了口气,从包里拿出了时强给她的卡。

“这里面是四万,不知道买这套衣服够不够,今晚真的谢谢你。”

她说的很真诚,将卡放到了床上。

“拿走。”

霍权辞不温不淡的吐出这么两个字,将文件盖上,目光望向了她。

时婳的脸又红了,她知道他不缺钱,可是她只有这么多了,那张黑卡说到底是霍家的,这会儿拿出来,只怕会贻笑大方。

“如果不够,我后面会补给你,我也不知道这套衣服到底多少钱,差的钱以后一定补上。”

她已经可以去帝盛工作,领到工资就补。

霍权辞的眼里深邃暗黑,不知怎的,竟然轻笑了一下。

“南时。”

他喊了一声,站在门外的南时连忙打开了门。

“领她去隔壁休息。”

南时点头,朝着时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时婳咬着唇,不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四万到底是够还是不够?

她跟在南时的身后,来到了隔壁的次卧。

“时小姐,今晚你就在这里休息。”

南时对她的态度很好,算得上是恭敬了。

时婳看了一眼房间里的布置,和那个男人的房间差不多,都是低奢的风格,看来这里并没有女主人。

她道谢,然后关上门,坐在床上叹气。

今晚不回家,只怕唐夫人不会放过她。

时婳心烦气躁,刚打算躺下休息,就听到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女人。

“哥!哥!我听说你带女人回来了,难道你想通了,决定要甩了那个村姑?”

霍琴琴的声音很是兴奋,带着迫不及待的味道,知道哥哥带了女人回来,她马上就开车过来了,连朋友聚会都推了。

时婳的心脏瞬间揪紧,霍琴琴?

霍琴琴和她本来就不对付,如果让她知道自己歇在这里,只怕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时婳哪里还敢睡觉,甚至都没有听清楚霍琴琴到底说了什么,只是听到她的声音,整个人就慌了。

“哥,你倒是说话啊,你给我开门,门口的保镖全都告诉我了,哼,你不说,我自己去把那个女人找出来,要是瞧着顺眼,待会儿我就回家把那个村姑给打发了!”

霍琴琴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了起来,听着像是往这边过来了。

时婳吓得心脏都在抖,她现在不能出去,不然肯定和霍琴琴撞个正着。

她的脑子里完全是懵的,慌不择路的来到了窗户边。

这里距离地面大概两层楼高,就算跳下去也顶多只是受伤。

“霍琴琴。”

霍权辞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但是霍琴琴已经站在了时婳的房门外,得意的挑眉。

“就在里面对不对?我倒要看看哪位美女能让你这么藏着。”

霍权辞还来不及阻止,就看见那门被打开了,原来时婳竟然忘了锁门。

“咦?”

霍琴琴的目光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儿,根本没有看到人。

她不信邪的翻了一下衣柜,连浴室都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人。

“奇怪,不是说有女人住在这里么?”

霍权辞已经来到房间,看到她抓奸似的到处检查,眉心跳了跳。

“出去。”

他的眼里噙着一丝危险,森凉的视线就那样把霍琴琴盯着。

霍琴琴吞吞口水,呐呐的说道:“不就好奇那个女人是谁嘛,你这副样子干嘛啊,哥,难道你要打我不成?”

霍家小姐从小就被宠着,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委屈,所以看到霍权辞怒视自己,她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流了下来。

霍权辞走进房间,在看到打开的窗户时,气息变得淡薄,低头掩下眸底的寒光。

霍琴琴还在一旁哭,抽抽搭搭的。

“我让南时送你回去。”

他开口,语气不容置疑。

霍琴琴瞬间又变得激动,可是对视上他的眼睛,所有的愤怒像是泄气的皮球,“哦。”

南时的眼里划过一丝笑意,将人领着往楼下走去。

霍权辞在房间里站了一会儿,走向了窗户边。

他叹了口气,很轻,心里憋着气,可又有一丝哭笑不得的感觉在蔓延,这是二十几年来,最复杂的一种感觉。

他抬脚去了楼下,轻轻喊了一声,“时婳。”

旁边的草丛里窸窸窣窣的响了起来,时婳探出一颗脑袋,头发上还沾了好几片叶子。

她瘸着腿,从里面钻了出来。

“你就这么怕她?”

他听说过时婳的面试,很优秀,胆子不该这么小。

“她是霍家的小姐,是捧在掌心里的明珠,我刚嫁给她亲哥,要是让她知道我睡在这里,肯定会把我浸猪笼。”

时婳跳下来的时候崴了脚,知道霍琴琴已经走了,松了口气。

在霍家要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识时务。

霍权辞看了一眼她瘸着的腿,难得的伸出手,“扶着吧。”

谁知时婳吓得往后退了一大步,有些惶恐,“先生你既然是霍家人,就该知道我已经结婚了,今晚我留在这里,实在是因为没有办法,现在孤男寡女,我们该保持距离,我不想被人说闲话,也不想对不起我老公。”

小说分类导航_各种类型小说分类阅读_小说类型大全

小说分类网站为您带来各种类型小说解读资讯简介等

Copyright ©2018-2020 小说分类导航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