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小说分类导航-江若贺寒天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江若贺寒天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江若贺寒天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江若贺寒天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来源:zzy 作者:温寒 时间:2020-08-01 09:42:32 主角:江若贺寒天

江若贺寒天小说免费在线阅读-江若贺寒天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最新章节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江若贺寒天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第18章 她想活的更长

江若不怪他,他今晚入睡困难,自然听不得半点声响。

不行,还想咳嗽。

这样下去,非把他惹怒不可,江若只得抱着被子起身,声如蚊呐:“咳……那个……我去书房睡,每隔一个小时就过来给你诊一下脉,你有事叫我。”

没听见他回应,想来是默许了,江若摸着黑抱着被子走向书房。

“砰!”伸手不见五指下,她一头撞在书房的门框上。

顿时满眼冒金星。

听见身后一声不耐的叹息。

江若慌忙抬手捂住嘴,这才没疼叫出声来。

翌日,江若在书房的沙发上醒来时,看看手机,快八点了,她九点有课,且还是莫允笙的课,不能迟到!

出书房一看,贺寒天已经不在卧房里了。

江若进卫生间随意梳洗一下就匆匆下楼去洗衣房换衣服出门。

贺家的餐厅,一身休闲装坐在餐桌边看报纸的贺寒天看上去宜家宜室。

可江若知道,这只是表象,他不适合群居。

江若走过去给他把脉,确定他一切正常后,小心翼翼的开口:“贺总,那我去学校了。”

男人连眉梢都没抬一下。

江若当他同意了,道了声谢谢后就要出门,却被坐在客厅的贺老太太叫住:“去什么学校,你现在主要的精力应该放在寒天的身上才是,不许去!”

“可是我还没毕业……”

江若才解释到一半,就被一道清越的声音打断:“让她去,我不想白天黑夜都对着她那张寡淡的脸。”

虽然不是什么好话,但江若庆幸贺寒天如此厌恶自己,不然,羔羊一天到晚被拴在狮子身边,即便狮子不吃它,时间长了,它也会被吓死的。

江若不想做那只被吓死的羔羊。

贺老太太一脸温怒:“真是没用,连自己丈夫都哄不开心。去吧,早点回来,要是耽误给寒天施针,我打断你另一条腿。”

去哪里,做什么,本是身为一个成年人的自由,可江若为了这点基本人权还要像贺家人说谢谢。

想想真是讽刺。

一想到这样的日子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她就十分压抑。

贺家人如此刻薄她,对她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不就是因为她母亲拿了那两百万吗?

拿人手短,吃人嘴短,江若决定,不管能不能治好贺寒天,她都要尽快还贺家两百万,那样她才不会像此刻一样,连出门去上学都要求他们同意。

星海澜山附近没有公交车站,还好,袁斌要去贺氏集团,可以顺路把她捎到了公交车站。

下星期就要考研了,车上,江若争分夺秒的温书。

袁斌看转头看了她一眼,轻笑出声:“江小姐,你这么用功,在学校一定很受老师喜欢吧。”

“还好。”江若淡淡的回答。

过了一会儿,袁斌不经意间问:“昨天你说要和那个莫教授讨论贺总的病情,结果如何?”

江若放下书,定定看着袁斌的侧颜,袁斌向来紧张贺寒天的病情,可此刻提到这件事,他却一脸的风轻云淡,除非……

他在意不是讨论结果如何,而是,她的教授姓莫。

从前江若对洛城四大财阀家族漠不关心,所以了解的不多,如今她嫁入贺家,想着多少了解一些比较好。

所以,昨晚躺在书房的沙发上,她特意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贺家的历史。

可查到的都是一些对贺家和贺寒天歌功颂德的帖子。

什么贺寒天二十岁掌权贺氏集团,年少得意。

什么贺氏集团强大到掌控半个洛城的经济命脉。

什么贺家每年拿出十个亿做慈善。

……

贺家在洛城权势滔天,自然没人敢在网上说贺家的不是。

内网查到的这些毫无意义,江若只得翻墙去外网查。

她常去外网看世界名医的医疗论文,所以,英文还不错。

进外网一查,她吓了一跳。

洛城四大财阀家族的丑闻随处可见。

什么宁家的家主为了牢牢抱住贺家这条大腿,容忍自己的老婆贺雅仪出轨肌肉男。

帖子里说的有鼻子有眼还不算,还附有贺寒天姑姑贺雅仪和一个肌肉男并肩走在一起的照片。

还一个帖子,说的是贺寒天父亲当年被暗杀的事。

江若才点开,就看到一张血腥的照片。

照片里,一个和贺寒天眉眼很像的青年男子坐在温泉里,他的头靠在假山上,鲜红血从他的头部延伸到水池里。

男子被一枪爆头,死不瞑目,池子里的水被染的通红,看上去就跟泡在血池里没什么区别。

如果这张照片真的是贺寒天父亲死时的场景,那就不难怪贺寒天会下令封泉了。

江若接着往下看,帖子后面说,枪杀贺明远的凶手一直没被抓到,贺家怀疑这场暗杀是洛城北边的莫家策划的。

因为贺莫两家早在多年前,就因为争夺地产资源闹出过人命,那一次,死的是莫家家主莫长河的亲弟弟。

莫家因此和贺家势不两立,虽然这些年宁谭两家在中间调和,但两家到现在仍从未有过商业上的合作。

当时看完这个贴子后,江若庆幸昨天在学校没来得及和莫允笙提起她给贺寒天治病的事。

毕竟,他是北边莫家的长子,虽然多年前弃商从医,如今投身教育事业,从不过问家族的事,可他还是姓莫啊。

莫允笙是不是贺寒天的敌人她不知道,可是现在袁斌突然提起莫允笙,这表示,贺寒天是不信任她这位莫教授的。

江若的眼神沉了沉,轻声道:“哦,我还没和莫教授讨论贺少的病情,毕竟莫教授擅长的是西医,可西医对贺少的病明显不起用,所以,我决定还是不要跟莫教授讨论这件事了,以免……节外生枝。”

袁斌嘴角扬了扬,没说什么。

到了公交站旁,他停下车后,转头欣赏地看着江若:“江小姐,聪明的人很多,可活的长的却很少,只有聪明又懂分寸的人才能活的更长,我希望你是后者。”

“我是后者。”江若坚定的说完就推开车门下车,随即上了后面刚刚到站的72路公交车。

下了公交车,江若看看时间,还好,没迟到。

在她往学校走去时,两个高大的黑衣男子突然上前一左一右将她挟持。

江若还没来得及喊救命,就被其中一个男子捂住了嘴,接着,被塞进路边一辆高档商务车。

小说分类导航_各种类型小说分类阅读_小说类型大全

小说分类网站为您带来各种类型小说解读资讯简介等

Copyright ©2018-2020 小说分类导航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