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小说分类导航-蓝梦莉月影寒小说完整章节阅读

蓝梦莉月影寒小说完整章节阅读

来源:zzy 作者:寒月 时间:2020-08-01 09:47:33 主角:蓝梦莉月影寒

蓝梦莉月影寒小说完整章节阅读

任由情爱步步殇蓝梦莉月影寒

《任由情爱步步殇》第18章 自闭之症

他最怕的就是苏烟韵说去孤儿院,到了那里,她忙的连片刻的休息时间都没有,怀里抱着,背上揽着,身边还围着一群小孩子。

他也是奇怪,那些小孩子怎么那么喜欢黏着她,仿佛离了她,他们就活不下去了。

“你昨天才去过,今天不去了,我带你去其他地方”他的声落手机响起,苏烟韵乖巧的紧闭着樱唇,月宛白拿出手机:疯子。

“嗯——”月宛白接起电话就一个字,然后轻轻的放下苏烟韵,在她额头上印下唇印,轻笑道:“去换衣服”

苏烟韵转身支着两只嫩白的玉手乎闪着,像只花蝴蝶般的向楼上跑去。

月宛白这才收回心神,把手中喋喋不休的手机放回耳边,曲身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伸着长长的腿,舒展着手脚。

“月宛白你个没良心,被狼嘶狗咬耗子拽的混蛋,想当初那一次不是你小子从山上跌下,我在下面接着你,给你当肉垫子;当你身处在欧洲暗无天日阴森恐怖的黑城堡里,那一次不是小爷我苦心苦巴的千里迢迢赶到你身边,陪着你哄着你逗着你”

“可你那,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为了你我身处非洲黑金矿,被那些黑鬼天天拿着皮鞭当牲口使,你却抱着小美人喜笑颜开,你这个杀千刀,没人性没兽性的东西,小爷现在在悬桥上吊着,还不快来接我——”

月宛白又停了半秒,赶在他在次张口前开口:“小宇是你呀!刚月叔在和我说事,你说什么?”

‘砰——’手机里传出撞击的声音,月宛白无奈的抚着头,回头还得让月叔派人去看看,悬玉桥那个地方又被这疯子给撞上。

“月宛白,你的娘的故意的,现在你出来,老莫他们那帮孙子伴了个接风会,我已经替你答应下来了”风涧宇实在没力气在吼,有气无力道。

“不去”

“为什么,为什么不去?”风涧宇气的直跺脚,可月宛白不发话,他也就只能呆在悬玉桥上,你以为江城月宫那是谁想来就来的,就算是他老子要上去,也得月家人发话,原本他是可以自由出入的,可不是……,唉,不提也罢。

“有事”

风涧宇气的直抓狂,月宛白又恢复到那个高高在上的太子爷状态,半个多余的字都没有。

“小白白,我都三个月没见你了,你真的就那么忍心把我拒之门外,呜——”风小爷又开始牺牲色相了。

月宛白在这边无声讦笑,直到他哭的差不多了才开口:“明天我在逐星等你,记着你一个人去”

风涧宇裂开嘴乐了,他还真没想过能把月宛白给拉出来,在说那种场合下月宛白都不屑,更别谈带着苏烟韵了,反倒是在逐星——

“小白白,怎么说我也算是小烟烟你俩的媒人,你不让她谢我也就罢了,最少能让我见见她吧”

“明天我带她一过去,我说疯子你……”

月宛白的话还没说完,手机里就传出风涧宇惊呼中夹杂着猛烈的撞击声,月宛白抚着额头无声替他家的悬玉桥哀默。

“我的小马马……”风涧宇猛喝两声,对着手机喊道:“小白白,我的小马马撞上你家小桥桥了,你回头让人来看看,就在玉雕旁边,我先走了,记的带上你家小烟烟,吧唧”伴随着送上的飞吻就挂了电话。

风涧宇这人不仅有些神经质,兴趣爱好也异于常人,既不爱车更不爱酷,对他而言除了八卦还真没什么东西能引起他的兴趣。

平时里就开着辆不足百万的宝马,还三天两头的撞车,而且每次都不撞人,不是撞护栏就是石头。

最严重的一次是他开着车来月宫时,刚驶上悬玉桥桥头整个车就给发了疯似的,直接从接头的铁链处连人带车冲进了海里。偏生他又是个旱鸭子,多亏了月宫设在边沿四周强大到变态的监控看到他,保镖出去把他给救了上来。

自此以后,月家老爷子发话,只许他的车开到悬玉桥上一里多的地方,就会被人拦下,然后月宫会有车去接他,如是月宫没有车过去,那他就只能退回去。

月家老爷子怎么都想不明白,那么狭小一个堪堪容下车的地方,还被根根铁链绕着,这得多大的运气,才能恰着那个点,趁着铁链被荡开的瞬间,把车给开到海里去。

凭心而论,月宛白的朋友还真是屈指可数,甚至能有他电话的整个江城也是寥寥无几,当然除了风涧宇怕是也没有人知道,月宛白曾经有过自闭。

当年月泽衡车祸去世,月傲天深陷儿子支离破碎尸体的梦魇里整整三个月,三个月后当他从梦魇中醒来,却不曾想,自此开启了月宛白的恶梦。

月宛白直到三岁都没下地走过一步路,因为祖父怕他跌倒,不仅如此,月傲天完完全全把他视为自己的禁脔,不允许任何人靠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自己亲手打理,而在那三年里,月宛白不要说是玩伴,他甚至连居住的别墅都很少有机会踏出。

月傲天疯狂到近乎囚禁般的溺爱,不仅使月宛白的身体越来越羸弱,更是逐渐的把他封闭在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

当月炎泽发觉他的不对时,他不仅在不张口说一句话,更是甚者会举刀自残,月家从世界各地找来各种稳各样的心理医生,对他进行心理治疗,然而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让他的病情得到控制,去没办法让他从自闭中走出来。

月宛白五岁那年,他已经沉浸在只属于自己的世界里整整两年,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也很少动,吃饭要让人主动上前喂,如果没有人喂,他能把自己活活饿死都不会说一句话,月傲天在次陷入了自负的深渊,几次徘徊在死亡边沿。

那一年,也是风涧宇初次踏入月宫的时候,风家老太爷去世,风晨阳继承家主之位的第一年,赛梅芳初进风家,风晨阳正宠着她,所以那次聚会就带着她和小儿子风涧宇过去了。

月宫每年在相同的时间都会举行次聚会,凡是在江城身份地位足够的人会收到来自月宫的请柬,带上自己的妻子踏进月宫,其实所谓的聚会也只是月家和自家生意场上的合做伙伴的见面会,虽然这些生意的伙伴是因着月宫的存在才能拥有的今天的地位和权富。

任由情爱步步殇蓝梦莉月影寒小说

小说分类导航_各种类型小说分类阅读_小说类型大全

小说分类网站为您带来各种类型小说解读资讯简介等

Copyright ©2018-2020 小说分类导航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