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小说分类导航-(江若贺寒天小说大结局)贺少在上,医妻难逃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江若贺寒天小说大结局)贺少在上,医妻难逃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来源:zzy 作者:温寒 时间:2020-08-01 09:50:30 主角:江若贺寒天

(江若贺寒天小说大结局)贺少在上,医妻难逃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江若贺寒天

《贺少在上,医妻难逃》第20章 她不想这么活

冷冻室里,江若已经没心思去想今晚不能按时给贺寒天施针会面临什么后果了。

她现在被冻得脸色乌青,浑身颤抖,唯一想的就是要活着离开这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若开始还能不停的小跑维持体内的温度。

这会儿,她双脚被冻得麻木,浑身也没力气了,只得抱着双臂蜷缩着坐靠在门上。

在发觉被关的那一刻,江若就知道是丁思琪故意整她,至于丁思琪是受谁的指使,她用脚指头都能猜到。

身体冷到一定极致时,她发现,脑子跟着也冷静到了一个新境界。

看着面前那五具尸体,江若突然觉得,她活了这二十二年,跟他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她会吃喝拉撒。

在很多人眼里,她没脾气,没个性,可以搓扁揉圆。

她总以为,忍着就好了,可每次的忍让换来的都只是他们的变本加厉。

在家里,她忍着哥哥母亲,所以,落得个不如两百万的下场。

在学校,她忍着谢雨霏和丁思琪,最终男朋友被抢,自己被关在这个鬼地方。

在贺家,她忍着所有人,结果,今天差点失去做母亲的资格。

江若的意识开始模糊,她听见有个声音不停的在脑海里问她:“江若,再让你重活一次,你还会这样吗?还会吗?还会吗?……”

重活一次?

人能重活吗?

她是学医的,自然知道,死了就是死了,生命绝无第二次机会!

江若不甘心就这么死去,她借着残留的的意识,抬手用力拍在了门上。

“砰……砰……砰……”

一下接着一下,一下比一下用力。

终于,外面传来声音:“谁啊,谁在里面?”

天黑尽后,两名保安照例巡逻校园,听到冷冻室从里面传来声响,两人面面相觑,吞了吞口水。

“该不会诈尸了吧?”其中年轻的那个保安说道。

另一个年长的抬手拍了他后脑勺一把,“这是医学院,凡事要讲科学!”

说完,两人怯怯拿着手电筒,猫着腰一步步地靠近冷冻室。

江若听到外面有人说话,她燃起斗志,爬起来加快速度拍打门。

“啊!诈尸啦!”年轻那个保安突然大叫一声,扭头就跑了。

剩下上年纪的那个保安,犹豫了一下,也转身跑了。

几乎每所校园都会流传那么几个鬼故事。

洛城医大也不例外,这冷冻室无疑就是他们本校鬼故事的发源地。

什么半夜大体老师披着白布四处游荡,什么学生半夜上厕所莫名其妙晕倒在冷冻室门口……

关于这间冷冻室的鬼故事层出不穷,如今里面真的传来动静,保安没被吓死,已经是胆大的了。

两名保安刚跑没一会儿,就猛地撞见一个一身白衣,长发飘飘的身影从教学楼大门闪了出来。

“啊,鬼呀!”年轻保安吓得手电筒都掉在地上。

好在那“鬼”忙出声:“我不是鬼,我是心外科系的学生,楚宁。”

追上来的另一名保安拿着手电筒一照,果然是个学生,他当下又给了同事后脑勺一巴掌,“就你这破胆,趁早别在医学院干了!”

年轻保安一脸无辜:“这次是我眼花了,可……可冷冻室那个敲门声分明就是诈尸了!”

楚宁一听,忙问:“冷冻室里有敲门声?”

“嗯……”年轻保安连连点头。

“快带我去看看,今天我们班最后一节课是解剖课,有个把大体老师送去冷冻室的同学一直没回来背书包,该不会是被困在里面了吧?”

楚宁一直在教室里温习,同班江若的书包放在她隔壁的桌子上,可人却一直没回来,她还奇怪平时上厕都要看书的江若怎么会忘记最重要的书包。

两名保安一听可能有学生被关在冷冻室里了,当下顾不得诈不诈尸的,立刻拿着手电筒和楚宁去冷冻室查看。

敲门声一直没断,直到两名保安砸开外面的挂锁拉开厚重的金属门,一个蜷缩成团的身体就倒了出来。

“江若!”楚宁一眼就认出了她。

在保安室喝了杯热水缓过来后,还说不了话的江若对保安和楚宁鞠躬以示感谢。

楚宁见她说不了话,没问她为什么会被关在冷冻室,而是先去教室把她的书包从教室里拿来,“江若,我送你宿舍吧。”

江若摇了摇头,她要尽快回贺家。

她在冷冻室足足被关了两个半小时。

现在八点过十分,已经过了给贺寒天扎针的时间。

手机上全是未接电话,一半是袁斌的,一半是她母亲秦姿容的。

不用说,一定是袁斌联系不上她就问江家要人,不然,对她从不过问的母亲也不会一口气打这么通电话给她。

回星海澜山的出租车上,江若给袁斌发了条信息:我被关在学校的冷冻室,刚出来,已经在回贺家的路上了。

袁斌只回了一个字:好。

想着给母亲发条报平安的信息,可想想,她不见得会担心自己,于是江若没发。

星海澜山的客厅,贺家二老在客厅焦急地徘徊着。

才见到江若,贺太太眼里满是愤怒,“还知道回来,你怎么不死在外面算了?”

江若说出话来,无法解释,好在贺老爷子说给贺寒天施针要紧,要她快上楼去,别再耽搁了。

江若这才脱身上楼去。

贺寒天已经出现心绞痛的症状了。

袁斌看到她,像看到救星似的,“江小姐,你快点给贺总扎针吧,他现在很难受!”

江若点了点头,因为挨冻两个小时,她施针时,右手捏针,左手紧紧握住右手的手腕,这才能勉强不让手颤抖。

施完针,贺寒天的心绞痛消失,他坐起身冷冷地盯着江若,“怎么,贺太太是要我把你父母接来,才会把我的病认真放在心上吗?”

江若想解释,可她连起码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贺寒天浑身的戾气越来越骇人,见江若沉默不语,他更是不耐烦,当下就抬手一把掐住她的脖颈,“你是哑巴了吗?”

江若这一次没有反抗,没有恳求,她甚至希望贺寒天掐死她算了,那样,她就能理直气壮的解脱了。

小说分类导航_各种类型小说分类阅读_小说类型大全

小说分类网站为您带来各种类型小说解读资讯简介等

Copyright ©2018-2020 小说分类导航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