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小说分类导航-虞姝顾烨寒大结局

虞姝顾烨寒大结局

来源:WXB 作者:半猫 时间:2020-08-01 10:47:24 主角:虞姝顾烨寒

虞姝顾烨寒大结局

万福娇妃还太小,得宠着!虞姝顾烨寒

《万福娇妃还太小,得宠着!》第5章 她是本王的人

虞姝半信半疑,却又不松口:“真……真是我自己摔的……”

顾烨寒狭眸微蹙,性子还挺倔。

“你再不说真话,日后的糖糕本王可真要了!”他威胁道。

虞姝犹豫地抠着手指,咬着唇,小脸皱成一张包子,糯声糯气地嘟囔:“王爷要糖糕,以后给您就是了……”

还挺倔。顾烨寒无奈。

“过来。”他唤道。

虞姝傻乎乎地走到他眼跟前。

他修长的指节轻戳她的额头:“小丫头,你可知本王是如何对付说谎的孩子的?”

虞姝呆呆地摇头。

“本王会喂他们三千银针,直到他们说真话为止。”顾烨寒气定神闲地恐吓道。

虞姝下意识地紧捂小嘴。

三……三千银针,那该多疼啊!喉咙会不会被戳破?

戳破了以后是不是就吃不了点心与瓜果了?

那她会不会饿死?

虞姝吓破了胆,指缝间漏出奶声奶气地啜泣声。

“不过你又没撒谎,自然不用怕的。”顾烨寒挑眉。

“……”

虞姝打出一个哭嗝,刚拭干的眼角又濡湿了,她嚅声嚅气地试探:“那要是我……我说了谎呢?”

“可能会被银针戳破喉咙吧。”顾烨寒挑眉。

左倾扶额,他家爷竟然面不改色的恐吓一个小孩,这还是他大姑娘上轿头一次见。

虞姝被吓得脸色惨白,灵动的眸子无助地打转。

“伤真的是自己摔的?”顾烨寒再问。

虞姝哆哆嗦嗦地抖出真话:“是……是嫡姐打的,她要抢我的月钱,我不给……她就打了我……”

虞姝一五一十地道出事情经过,顾烨寒薄唇紧抿,黑眸暗涌寒光。

“去客室。”他冷声吩咐道。

左倾颔首,推着他原路返回。刚走了两步,顾烨寒叫停:“等等。”

余光掠过呆立在原地的虞姝,顾烨寒皱眉:“跟上来!”

虞姝微怔,垂着脑袋灰溜溜地跑向他。

她走得一瘸一拐,顾烨寒这才注意到她裙角的血痕。面色沉下:“先去医馆。”

虞城修这头刚回了内室换衣,林管事来禀奉亲王有急事来找。

待他整装赶往客室,就见顾烨寒一袭青袍坐于主位,黑眸半抬,眉眼深邃冷冽,压着内室的气温骤然降下几度。

虞城修心下发怵,余光不经意间瞄见顾烨寒身旁的虞姝,面庞僵了一瞬,硬着头皮躬身请安道:“王爷有何吩咐?”

“虞大人,您可真是教导有方啊。”顾烨寒开口,加重“教导有方”四字,论谁听了都能品出其中的讽刺。

虞城修看向虞姝,眉眼寡淡:“是虞姝冲撞了王爷?”

“虞姝乖巧懂事,并未招惹本王,”顾烨寒磨挲着手心的佛珠,声线清冷却凌威十足,“冲撞本王的是虞大人另一位爱女。”

虞城修听得云里雾里,深邃的老眼探向虞姝:“虞姝,怎么回事?”

虞姝低头揉搓袖口,她还是头一次与父亲面对面说话,心头很是忐忑,张了张口,却道不出一个字。

“把委屈道出来。”

顾烨寒不喜她软糯胆怯的性子,他现在是在帮她撑腰出头,若是她没有抓住机会,日后怕是会被欺负得更惨。

虞姝抬眸看向顾烨寒,心下不知为何安定了许多,鼓起胆子倾述委屈。

她不想辜负王爷的一番好意,比起面对父亲的恐惧,虞姝更不愿看到顾烨寒失望的神情。

虞城修听得脸色一会儿紫一会儿白,听到虞韵伙同姊妹抢夺她的月钱时,虞城修气得脸红脖子粗。

他是极好面子之人,虞韵如此莽撞粗鲁,如今落入顾烨寒手中,他只觉难堪羞愧。

“把夫人与虞韵叫来!”

虞城修朝管事怒喝道。

虞韵自知理亏,到厅时一直躲在张蓉身后。张蓉路上向林管事打听了事情原委,吓得脸皮煞白,拖着虞韵就往厅内赶。她原本还在心里想了对策,可一对上顾烨寒那双极寒的眼眸,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虞韵,你今日可欺负了虞姝?”

虞城修发问道。

虞韵咬着唇,眼里淬了狠意瞪向虞姝。虞姝被她瞪得微微发怵,原想避开她的目光,可一想到王爷正为自己出头,虞姝第一次勇敢地抬头与她正视,眼眸一眨不眨。

顾烨寒见她生了胆子,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还好,孺子可教。

“问你话呢!快说!”虞城修冷呵道。虞韵愤愤不平地收回目光,委屈道:“我哪里欺负五妹!是她不听我的话!”

“她如何不听你的话?”顾烨寒问。

虞韵看向贵坐上的顾烨寒,眼底闪过一抹惊艳之色,却又很快被他的威压逼回了目光。她垂着头,娇气道:“她今日鬼鬼祟祟的,怀里似藏了东西,我让她给我,她不给,所以……”

“所以你打了她?”顾烨寒执起茶盅,从容发问。

虞韵点点头:“她不听我话,我教训她,这是天经地义。”

虞城修的脸色彻底黑下。虞韵笨得干净,都不知为自己狡辩两句,此话一说算是彻底将自己送上“断头台”了。

这也怪张蓉平日地娇纵,导致她无法无天。

“虞大人,你也听见了,准备如何处置啊?”顾烨寒问。

一听见处置二字,张蓉慌了神:“王爷,这只是姑娘间的小打小闹罢了,何必要去追究?”

“小打小闹?”顾烨寒敛去从容,眼中迸出寒芒,哪怕是坐于轮椅上,他的气势却凌驾于厅内任何人,不愧是上过战场之人,周身的戾气无人挡得,“虞姝与本王定了亲,日后就是奉亲王府的人,她在你们府中受了欺辱,虞相夫人告诉本王这是小事?”

张蓉一哽,顾烨寒此话是把虞姝与相府分离,将她彻彻底底纳为奉亲王府的人。张蓉咽下一口唾沫,不由多看虞姝几分。想不到这妮子平日里一声不吭的,定亲不过几日就搭上奉亲王这条大腿,还真真是小看她了。

虞姝眨巴眨巴眼,不可置信地望向顾烨寒,他说他与自己定了婚事?

与她定亲的人是王爷?

“王爷,是本相教子无方,虞韵身为嫡女却有失大家风范,本相唤来教管嬷嬷打她三十戒尺,王爷看如何?”

顾烨寒故意抬高虞姝的身份,无非是做给他看的。虞城修虽将虞韵看作掌心宝,但也绝不是不论事理之人,今日虞韵落入顾烨寒手中,若不给顾烨寒一个交代,怕他也不会善罢甘休。

“虞姝,你觉得如何?”

小说分类导航_各种类型小说分类阅读_小说类型大全

小说分类网站为您带来各种类型小说解读资讯简介等

Copyright ©2018-2020 小说分类导航 版权所有 sitemap